木子影視文化
新聞詳情

我賣藥這么多年,發現世界上只有一種病,叫做窮??!

 二維碼 387
發表時間:2018-07-05 09:36作者:木子

我賣藥這么多年,發現世界上只有一種病,叫做窮??!

《我不是藥神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,而改編的事件就是2015年轟動一時的"陸勇案"。電影講述的是一個性保健藥店老板,靠走私印度白血病特效藥而發家致富后最終難逃法網的故事,其原型是發生在湖南沅江的陸勇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銷售假藥案,該案被評選為2015年度檢察機關十大法律監督案例。

陸勇案真實案件回顧? 

我不是藥神

《我不是藥神》是一部具備社會意義、深刻話題性,又不乏黑色幽默的電影。電影中講述了一位不速之客的意外到訪,打破了神油店老板程勇的平凡人生,他從一個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販,一躍成為印度仿制藥“格列寧”的獨家代理商。收獲巨額利潤的他,生活劇烈變化,被病患們冠以“藥神”的稱號。但是,一場關于救贖的拉鋸戰也在波濤暗涌中慢慢展開。對于電影中的病情和些許醫療知識引薦一篇文章:“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”。

故事的開頭我們可以看到程勇對于走私是不贊同的,主要是害怕,違法坐牢。但是最后之所以答應販賣印度仿制藥,是生活窘迫,因為窮。當父親病重的時候,醫院高昂的治療費用直接把他推向了這條路,他需要錢,很多錢。但不是說他真的需要這么多錢,他只是想活著,更好的活著。

呂受益來找程勇的時候,告訴他現在有很多白血病人需要治療,但是無力支付高額的醫藥費,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是走私印度仿制藥。當下個場景出現的時候老呂告訴程勇:他想要活著,想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,然后可以看到未來的孫子。

當程勇去印度購藥的時候,工廠老板問程勇:是想要做一個救世主嗎?。他說:我不要做救世主,我要的是錢。

當仿制藥在市場暢銷的時候,正規藥醫療代表開始出場,他在這個時候要維護自身公司權益。

“印度盜版藥在市場上的流行,是對我們正版醫藥商的傷害!未經授權的盜版藥,就是假藥,這是一種嚴重的違法侵權行為”。

刑警曹斌(周一圍飾)拿著調查結果匯報上級:這不是假藥,藥效相同,價格卻只有正版的八分之一。

局長問了他兩個問題:

“是不是走私?”是。

“進沒進醫療手冊?”沒有。

“那還不是假藥?!”

假藥與真藥,我們普通人看到的只是治療效果,而不是價格或者制造廠家是誰?

合法、合理又不合情,但法大于情。

做了菩薩,就不能再做人了。

大街上煙霧繚繞,煙氣中,印度人推出了一尊藍色的濕婆,一尊口吐血舌渾身黝黑的伽梨女神。這是一對毀滅神啊,他們身居同一座廟中時,廟里的柱子會被刷上白、紅兩色,那是骨灰與鮮血。“黑色的女神手持套索,束有發髻,血紅的嘴巴和眼睛,血紅的花環和油膏,身披一件血紅的衣裳?!笨傆腥艘宰晕业臍?,推動時輪的運轉。前一尊代表死亡,后一尊代表重生。

法律的公平性

為了找到違禁藥販子,警察把買違禁藥的慢粒白血病患者都給抓了。包庇犯罪也是犯罪,但是犯罪比起死亡又有多么可怕呢?大家明白斷藥就會死,所以都保持沉默。

這個時候,有一個老奶奶示意想要說話。她說:“四萬塊一瓶的藥,我吃了好幾年了,房子吃沒了,家也吃垮了!現在才好不容易有了便宜的藥,才500塊一瓶,他真的不掙錢!他只想幫我們!你們把他抓了,我們就沒法活了!誰家還沒個病人呢?你能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生病嗎?我還想活著,我不想死……”

是啊,面對死亡,誰不想活著?

想起程勇在法庭上做最后陳述:"犯的錯我都認,只是看到病友們心里難受,但我知道一切都會好起來,希望這一天早點到來吧。"

我不是藥神電影影評

很多人流下了眼淚,為這個故事哀痛的同時,不少人也看到了中國電影的某種希望,那種根植于這片土地之上,注視眾生的悲辛與堅韌,叩問人性與良知的電影,在消失很久之后,終于又出現了。

友情鏈接

       QQ:185191566
手機號碼:177-9227-7150(微信)
聯系郵箱:185191566@qq.com
詳情地址:陜西省西安市雁塔區御筆華府5號樓402
會員登錄
登錄
其他帳號登錄:
我的資料
留言
回到頂部